为什么名著中,都把"渔,樵",称为世外高人?

2021-09-09 11:43:31 0阅读

渔樵并非世外高人,他们只是见证了世事变迁的普通人。说得再直白一点:渔,就是渔人,打鱼的;樵,就是樵夫,砍柴的。打鱼的、砍柴的,能是什么世外高人?但为什么很多文学作品中都将渔樵视为见惯了风云迭代而置身事外、逍遥自在的世外高人呢?就是因为这些人,没有参与到腥风血雨、逐鹿争霸的角斗中,没有用生命的代价和血的教训染红自家的顶戴花翎。却在有限的生命历程中,经历了腥风血雨的改朝换代。是见证者,却不是参与者。因为,他们就是普通的劳动者,普通得不能再普

渔樵并非世外高人,他们只是见证了世事变迁的普通人。

为什么名著中,都把

说得再直白一点:渔,就是渔人,打鱼的;樵,就是樵夫,砍柴的。

为什么名著中,都把

打鱼的、砍柴的,能是什么世外高人?

但为什么很多文学作品中都将渔樵视为见惯了风云迭代而置身事外、逍遥自在的世外高人呢?

就是因为这些人,没有参与到腥风血雨、逐鹿争霸的角斗中,没有用生命的代价和血的教训染红自家的顶戴花翎。却在有限的生命历程中,经历了腥风血雨的改朝换代。

是见证者,却不是参与者。

因为,他们就是普通的劳动者,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平凡的劳碌人,平凡得不能再平凡,除了行船度日,就是负荆而归,为的是迁延岁月,养家过活。

这些人从不参与世事纷争,毋须以生命的代价、或者子孙的未来做筹码,寂寂当前事,默默身后名,无声无名,终老林泉。

是他们甘愿如此平凡而普通的过活这一生吗?

显然不是,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参与到竞逐豪奢的资本,卑微得就像一撮尘土,低贱得就像一粒沙子,只能远远地看着那些烽火纷争,道听途说一些落合趣话,然后在醉眼乜斜、兴意阑珊之后,继续将养自家,将养生活。

反而是那些久历征伐的豪奢大族们,羡慕起了这些渔樵生活,没有攻犴,没有杀伐,不似他们每天刀头舔血,朝不保夕。渔樵一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尽保一生无虞。

两厢对照,可不就是神仙日子嘛。

所以,世人都羡慕那些高官厚禄的奢华岁月,却眷念那无忧无虑的渔樵生活。反将渔樵说成了江海神仙——

《蟾宫曲》 元·马致远

咸阳百二山河,两字功名,几阵干戈。

项废东吴,刘兴西蜀,梦说南柯。

韩信功兀的般证果,蒯通言哪里是风魔?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醉了由他!

《庆东原·忘忧草》 元·白朴

忘忧草,含笑花,劝君闻早冠宜挂。

那里也能言陆贾,

那里也良谋子牙,

那里也豪气张华。

千古是非心,一夕渔樵话。

图片来自网络

古代历史上,为什么生男孩叫“添丁”,生女孩却叫“添口”?

为什么名著中,都把

是不是在中国古代,生男孩一直叫“添丁”,生女孩始终叫“添口”呢?

为什么名著中,都把

未必。

为什么名著中,都把

上述说法,应该从唐宋才开始。

为什么名著中,都把

唐中期,“初唐四杰”卢照邻的嫡子孙卢仝隐居嵩山,不愿做官,生一子,取名“添丁”。韩愈作诗《寄卢仝》云:“去岁生儿名添丁,意令与国充酝籽。”

为什么名著中,都把

唐制,男二十一服丁役。韩诗云,生一儿,实为国家添一丁役。

为什么名著中,都把

宋陆游《卧病杂题》诗曰:“身叨乡祭酒,孙为国添丁。”沿用韩诗之典。

为什么名著中,都把

唐初的百姓,有两个沉重负担——一是赋税;二是徭役。赋税之后,仍然须定期为官府服不给钱的徭役。

其时,服役并不分男女。《旧唐书.职官志》户部职云:“凡男女,始生为黄,四岁为小,十六为中,二十有一为丁,六十为老。”

这是说,女子二十一岁也要无偿服役。

唐中宗二次称帝后,重用韦庶人,大赦天下,女子名义上不再无偿服役。

生活于此时的张籍《西州》诗云:“郡县发丁役,丈夫各征行。”

但杜甫作于795年的《石壕吏》曰:“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结果被抓了壮丁逮走了,能拿到役酬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这一年,恰好卢仝出生。后来大唐愈颓,他不愿做官很可理解。

韩愈此诗接着说:“国家丁口连四海,岂无农夫亲耒耕。先生抱才终大用,宰相未许终不仕。”

韩昌黎虽年长卢仝约30岁,但十分敬重其才能和耿直是肯定的。

诗中“丁口”连用,生男称“添丁”;生女,自然就有可能叫“添口”或“进口”了。

据说,“添丁”“添口”的说法,即由卢仝起名和韩愈诗而来。

“丁口”一词,后来被沿用。

《资治通鉴.后梁》贞明四年载:“吴有丁口钱,又计亩输钱,钱重物轻,民甚苦之。”这说的是公元918年。

“丁口钱”,即“人口税”,汉代称“口赋”,亦称“丁赋”“丁算”“丁银”“丁钱”。

古时男女皆为“丁”,也是极早。

《墨子.备城门》:“守法:五十步,丈夫十人,丁女二十人,老小十人。”

《史记.主父偃传》:“丁男被甲,丁女转轮,苦不聊生,自经于道树,死者相望。”

有人说到“丁丁”这个词,其实古时早就这样用,不过不是现在理解的这个意思。

《诗.小雅.伐木》曰:“伐木丁丁”,这是拟声,读为“铮铮”,现在大概会写成“叮叮”。古代还有“丁當”一词,亦即“叮当”或“叮噹”。

古时“丁丁”的另一个含义,是“雄健之貌”。白居易《画雕赞》云:“鸷禽之英,黑雕丁丁。”

(甲骨文“丁”字)

问题在于,丁怎么就有了“人丁”之义,又怎么和“口”连用了呢?

一般的解释,是《史记.律书》所云:“丁者,言万物之丁壮也,故曰丁。”

司马迁这是说,“午”时,阴阳相交。对应“天干”的“丙丁”。丙,是说阳道著明;丁,是说万物丁壮。

《说文》用此说:“丁,夏时万物皆丁实。”

“丁实”即“丁壮”。

联系到前面所引《旧唐书.职官志》户部职云:“凡男女,始生为黄,四岁为小,十六为中,二十有一为丁,六十为老。”就可以理解,“丁”,指的是“成年”,壮实了,可以为官府干活了。

但是,“丁口”“人丁”,又适用于户口统计。

大致就是这样。

很有意思的是,甲骨文的“丁”字,写为“口”。

比如商王武丁,甲骨文里就是“武口”。

金文,才有了“丁”这样的字形。

或许,从甲骨文到金文再到篆文,“丁”和“口”发生过混淆讹误。篆文的“丁”,写为“个”的。

文章版权声明,转载注意文章来源: http://www.szhangao.com/wenxue/14971.html

最近发表

热门文章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