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在“乌台诗案"中因为什么诗差点要了他的命?

2021-09-09 15:18:01 0阅读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苏东坡的命运与李白何其相似,才华卓绝,屡不得志。而苏东坡的命运比李白更惨,有心报国,无力回天,最后连自己的小命都差点不保,这才是真正的“斯人独憔悴!”在“乌台诗案”差点要了苏东坡命的那首诗,是他的《王复秀才所居双桧二首·其二》,诗曰:“凛然相对敢相欺,直干凌空未要奇。根到九泉无曲处,世间惟有蛰龙知。”这首诗大约写在1078年或1079年之间,苏东坡时任湖州太守,当时,杭州秀才王复张医于乡间,悬壶济世,救苦百姓,享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苏东坡的命运与李白何其相似,才华卓绝,屡不得志。而苏东坡的命运比李白更惨,有心报国,无力回天,最后连自己的小命都差点不保,这才是真正的“斯人独憔悴!”

苏轼在“乌台诗案

苏轼在“乌台诗案

在“乌台诗案”差点要了苏东坡命的那首诗,是他的《王复秀才所居双桧二首·其二》,诗曰:“凛然相对敢相欺,直干凌空未要奇。根到九泉无曲处,世间惟有蛰龙知。”这首诗大约写在1078年或1079年之间,苏东坡时任湖州太守,当时,杭州秀才王复张医于乡间,悬壶济世,救苦百姓,享誉一方,苏东坡大概在杭州任职时结识王复,遂成好友,王复家有两株百年桧树,树干笔直,直入云霄,就连根都是直的,苏东坡此诗赞扬了刚正不阿、光明磊落的优秀品质。

苏轼在“乌台诗案

但据说当时有人偶然读到此诗后,嗅到了诗中的讽刺意味,如获至宝,便添油加醋,向上检举苏东坡在诗中批评皇帝,说:“皇帝如今好好地坐在宫殿之上,苏轼却要向九泉之下去找蜇龙,不臣莫过如此,简直大逆不道!”因此弹劾苏东坡,以取媚皇帝。

不过,构成“乌台诗案”的,不仅仅是苏东坡所作《王复秀才所居双桧》一诗,还有苏东坡的《湖州谢上表》。1079年,苏东坡由徐州太守转任湖州太守,正值宋神宗安排王安石推行“熙宁变法”如火如荼之际。王安石变法,确实是针对了当时的时弊朝艰而采取的有力措施,无论对加强农业、增加财政、提升军力等多方面,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但是,任何改革不可能没有一点毛病,尤其是矫枉过正的改革,往往会带来一些伤害,因为苏东坡长年在基层工作,对变法推行过程中的问题清楚得很,曾上书提出过意见,让那些希望通过追随皇帝变法而博得皇帝好感的御史观风而动,要找苏东坡的茬。恰在这时,苏东坡调湖州,照例向皇帝上《谢上表》,而表中有这样的话:“伏念臣性资顽鄙,名迹堙微,议论阔疏,文学浅陋。凡人必有一得,而臣独无寸长……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

御史认为上表中有标榜自己、攻击新法的意思,说苏东坡标榜自己“老不生事”,“难以追陪新进”,那么,其他人便是“生事”者,因此深文周纳,弹劾苏东坡,苏东坡被捕,坐牢100多天,因为古来御史办公的地方多乌鸦,御史台又称乌台,因此苏东坡此案史称“乌台诗案”。

乌台诗案中,反对派为何非要置苏轼于死地?

宋神宗元丰二年七月,公元(1079)年,王安石复相后第三年,注定要载入史册的一年。不说其他,单论苏轼在湖州太守任上,御史李定,舒亶,何正臣,当然少不了沈括。他们这些新法有力推行者,论定苏轼"讪谤新法,强行弹劾并逮捕了他,关在御史府受审,《汉书、朱博传》有"御史府中列柏树,常有野乌数千,栖其上"后世遂将御史府称为"乌台"。据《续资治通鉴》记载: 御史中丞李定指控他苏轼"知湖州苏轼,本无学术,偶中异科。初腾沮毁之论,陛下犹置之不问,轼怙终不悔,狂悖之语日闻。轼读史传,非不知事君有礼,讪上有诛,而敢肆其愤心,公为诋貲;而又应试举对,即已有厌弊更法之意。及陛下修明政事怨不甪己,遂一切毁之一,以为非事。伤教乱俗,莫甚于此。伏望断自天衷,特行典宪。"御史舒亶也上奏指控他:"轼近上谢表,颇有讥切时政之言,流俗翕然争相传诵。陛下发钱以本业贫民,则曰:"赢得儿童语音好,一年强半在城中,"陛下明法以课试群吏则曰:"读书万卷不读律,致君尧舜知无术"。陛下兴水利,则曰:"东海若知明主意,应教斥卤变桑田"。……并上轼印行诗三卷。御史何正臣亦言轼愚弄朝廷,妄自尊大。神宗于是下令,诏知谏院张瓅,御史中丞李定治以闻。这是所谓`乌台诗案。细究起来,这乌台诗案的源头,当是在王安石与司马光这两位当朝顶级高手,就如何变法革新的大政方针上,分歧太多而剑走偏锋,斗法余绪,殃及苏轼。这也是他们俩变法斗争的必然结果。早在苏轼在朝为官时,经常上奏表达与王安石相反的不同意见,更有甚者三番五次苏轼竟然当着皇帝面駁斥王安石新法措施,恨得王安石牙根直痒,那时候就指示开封府一名推官想办法,除掉苏轼了。幸好苏轼知趣要求外放,到地方任官。他本性就是改不了,任地方也还是经常上书皇上,陈述对新法不同看法,再加上人脉极广,不消说当时知识分子就连皇太后、驸马爷王诜都是他诗词文章的最好粉丝。皇帝也器重他。影响所及不比司马光小,这其中厉害,让饱读历史的王安石比谁都清楚。非我同类,必置死地而后快,斩草除根,这是中国有史以来特有的绞杀政治对手惯用手法,这也该算是中国政治劣根性吧?反正每试必灵。乌台诗案结局,出乎政治对手意愿之外,皇帝迟迟不批所定之罪,皇太后临死遗嘱,劝皇帝放过苏轼,饶他一命。不然,怎会有他亡命黄州,访旧寻踪,吟诗作赋事儿。让你诵读《念奴娇,赤壁怀古》,《赤壁二赋》之余,对他之前多舛命运,扼腕叹息。 谢邀浅答。

文章版权声明,转载注意文章来源: http://www.szhangao.com/shenghuo/15250.html

最近发表

热门文章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