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程序正义比实体正义更重要?

2021-09-09 15:58:44 0阅读

司法活动的目的是使法律得到落实,实现实体正义。程序正义之所以比实体正义重要,是因为在司法活动中,司法人员只有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办理案件,平衡案件各方的利益,保护案件参与人所享有的权利,让案件处理的过程公开,接受社会监督,才能确保案件结果的公正。如果没有程序正义,司法人员在办案过程中仅依靠自己的认识和判断就作出处理决定,就很难保证实体正义。首先,难以突破司法人员的认识存在局限性。其次,难以保证司法人员破案方法的科学性。再次,难以保证司法人员

司法活动的目的是使法律得到落实,实现实体正义。程序正义之所以比实体正义重要,是因为在司法活动中,司法人员只有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办理案件,平衡案件各方的利益,保护案件参与人所享有的权利,让案件处理的过程公开,接受社会监督,才能确保案件结果的公正。

如果没有程序正义,司法人员在办案过程中仅依靠自己的认识和判断就作出处理决定,就很难保证实体正义。首先,难以突破司法人员的认识存在局限性。其次,难以保证司法人员破案方法的科学性。再次,难以保证司法人员办案的客观公正性。

因此,只有程序正义、司法公开才能确保实体正义。

什么是形式公正,什么是结果公正?法律?

所谓形式公平,是指规则公平(如等价交换的规则)和程序的公正(侧重于形式上的“纯粹”规则意义上的公正)。当代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哈耶克提倡“程序正义”和“行为正义”,不承认“分配公正”的存在。他认为公正只有成为人类行为规则时才有意义。“自由主义关心的是交换的公正,而不是所谓的分配公正,或现在经常谈论的‘社会’公正。”

  实质公平也指结果公平,是指人们实际社会处境的平等化。实质正义理论的特点是重视内容和结果的平等,而轻视程序和形式的平等。然而,完整意义上的社会公正应该由实质公正与形式公正共同构成,二者不可偏废。仅有形式上的公正是不够的,最终必须落实到实质公正上来。同样,仅仅强调实质公正也是不够的,因为实现实质公正需要一个过程。

  既重视公正的程序和形式,又重视公正的内容和结果,努力追求形式公正和实质公正的统一,是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

二战真的是正义与邪恶的战争吗?

二战是一战的继续,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二战的的某些交战国之间的战争可以看做是狗咬狗的战争。

二战打破了各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平衡。也打破了帝国主义国家对殖民地的控制,二战结束后,人类社会被彻底重构,从这个意义上讲,二战又具有被动的进步意义。

二战很大程度上又是人类进步力量对抗极端国家主义、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上来讲,二战可以看做是正义与邪恶的战争。

二战依然是大国意志的体现,就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之后,世界上的顶级强国还是依照各自的实力划分了相应的试了范围,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二战也是一场无义战争。

延续至今的许多战争,今天很多地区的不稳定因素依然可以看做是二战的继续,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二战仍未结束。

因此,对于这场重构了整个人类文明的战争,不能简单的认为是正义与邪恶的战争,而应当从方方面面去分析和总结。

欢迎大家关注 @二战资料局 的头条号,更多精彩二战资料成系列的放送给大家。

文章版权声明,转载注意文章来源: http://www.szhangao.com/keji/15297.html

最近发表

热门文章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