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下一句、民不惧死奈何以死惧之后面的、为何老子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2021-09-09 12:16:48 0阅读

从《老子》第74章去理解这句话:【原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将得而杀之,孰敢?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斵。夫代大匠斵者,希有不伤其手者矣。【注释】奇:奇诡。“为奇”,指为邪作恶的行为。吾将得而杀之:今本“得”上衍一“执”字,此句据帛书甲本改。杀者杀:专管杀人的,指天道。代司杀者:代替专管杀人的。斵[zhuó](斫):砍、削。【今译】人民不畏惧死亡,为什么用死亡来恐吓他?如果使人民真的畏惧死亡,

从《老子》第74章去理解这句话:

【原文】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将得而杀之,孰敢?

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斵。夫代大匠斵者,希有不伤其手者矣。

【注释】

奇:奇诡。“为奇”,指为邪作恶的行为。

吾将得而杀之:今本“得”上衍一“执”字,此句据帛书甲本改。

杀者杀:专管杀人的,指天道。

代司杀者:代替专管杀人的。

斵[zhuó](斫):砍、削。

【今译】

人民不畏惧死亡,为什么用死亡来恐吓他?如果使人民真的畏惧死亡,对于为邪作恶的人,我们就可以把他抓来杀掉,谁还敢为非作歹?

经常有专管杀人的去执行杀的任务。那代替专管杀人的去执行杀的任务,这就如同代替木匠去斫木头一样。那代替木匠斫木头,很少有不砍伤自己的手的。

【引述】

人的生死本是顺应自然的,如庄子所说的:人的生,适时而来;人的死,顺时而去(“适来,时也;适去,顺也”)。人生在世,理应享尽天赋的寿命,然而极权者只为了维护一己的权益,斧钺([fǔ yuè] 泛指兵器。亦泛指刑罚、杀戮。)威禁,私意杀人,使得许多人本应属于自然的死亡(“司杀者杀”),却在年轻力壮时,被统治阶层趋向穷途,而置于刑戮。

本章为老子对于当时严刑峻法,逼使人民走向死途的情形,提出沉痛的抗议。

说明:内容参照陈鼓应《老子注译及评介》;

有的死刑犯被宣判立即执行后,依然满不在乎,他不怕死吗?

死刑犯被宣判立即执行后,为什么有的人依然满不在乎,吊儿郎当的样子?

我的朋友在法院做过一段时间的文书,可以说,这种场面见识了许许多多,

总结起来,被宣判死刑立即执行以后,通常有三种表现,

第一种就是痛哭流涕,拼命认错悔罪,祈求给予活命的机会,不断地博取同情,

第二种就是吓得瘫软在地,甚至尿裤子的都有,当然,会迅速被架着离开。

第三种就是满不在乎,甚至带点吊儿郎当的感觉,然后一脸不屑的说要上诉。

这种人,其实就是死鸭子嘴硬而已,心里面早就已经瑟瑟发抖,恐惧逆流成河了。

他们,只是用表现上强装出来的镇定,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来掩饰对死亡的担忧,

真正回到看守所里面,沉重的镣铐这么一戴上,他们上诉起来,比谁都积极!

以前去看守所采访的时候,提前做资料准备,就看过一个死刑犯,他一审被宣判死刑时候的视频,还是看上去三十岁左右,一脸的不屑,等到我们去进行专访的时候,他已经头发白了一半,脸上明显有皱纹,可以说憔悴了许许多多,不断地打断问我们可以给他求情么。

你猜猜,他内心到底是恐惧呢,还是不怕死呢?

不懂知识可悲,不懂法律可怕!百忙千忙万忙,学法守法不忘!

办事时你不依法,出事后法不依你!记住,守法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基本底线!

古代农民起义的作用是否被夸大了?

从严格意义上讲,古代就根本没有什么农民起义。无论是陈涉、吴广,还是黄巢、李自成、洪秀全,都不是什么农民。还有水浒中的宋江、晁盖、卢俊义、林冲、吴用等人,哪个是农民?朱元璋一开始也不是农民起义的发起者,而是混入起义队伍的一个小卒而已。后来逐渐爬了上去,杀了起义军的头领取而代之的。坐了江山之后照样是个暴君。

起义军中士兵多数是农民,不能说明是农民起义。就像镇压起义军的朝廷军中的士兵多数也是农民一样。决定抢权和维权双方性质的主要是上层领导,而非下层士兵。所谓农民战争就是企图想打天下坐江山的起义首领同保江山的朝廷之间的争权夺利之战。对社会的发展和进步谈不上什么好的作用。都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一群。所造成的结果就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而已。''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变幻大王旗''就是对所谓农民起义作用的真实写照。

所以,古代农民起义的作用不仅仅是被夸大了的问题,而是应当重新对农民起义予以准确正确的评价和定位。如果说,''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那么现在可以说,农民起义神圣事,同样也骗了无涯过客。我们应当从被这欺骗中猛醒,走出来才是。这与所谓''历史虚无主义'',风马牛不相及。

民不畏死的下半句是什么?

《老子》第七十四章:“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向使民常畏死,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杀者杀,是代大匠靳,夫代大匠靳,希有不伤其手矣。

译文:民众不怕死,又怎能用死来威胁他们呢?如果民众一贯都怕死,那么对胆敢胡作非为、逆天行事的人我抓来杀掉,还有谁敢妄动呢?就算民众一贯都怕死,那也应该由专司诛杀的人去杀。代替专司诛杀的人去杀,就象代替高明的木匠去砍伐一样。而代替高明的木匠去砍伐,很少有人不会伤到手的。

点评:本章是谈死刑与统治关系的一章,核心内容是“杀亦有道”。

文章版权声明,转载注意文章来源: http://www.szhangao.com/jisuanji/14978.html

最近发表

热门文章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