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中的句子的意思 ""伐木丁丁?

2021-09-09 11:43:21 0阅读

《诗·小雅·伐木》:“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小雅 伐 木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相彼鸟矣,犹求友声。矧伊人矣,不求友生?神之听之,终和且平。伐木许许,酾酒有藇!既有肥羜,以速诸父。宁适不来,微我弗顾。於粲洒扫,陈馈八簋。既有肥牡,以速诸舅。宁适不来,微我有咎。伐木于阪,酾酒有衍。笾豆有践,兄弟无远。民之失德,乾餱以愆。有酒湑我,无酒酤我。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迨我暇矣,饮此

《诗·小雅·伐木》:“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小雅 伐 木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相彼鸟矣,犹求友声。矧伊人矣,不求友生?神之听之,终和且平。伐木许许,酾酒有藇!既有肥羜,以速诸父。宁适不来,微我弗顾。於粲洒扫,陈馈八簋。既有肥牡,以速诸舅。宁适不来,微我有咎。伐木于阪,酾酒有衍。笾豆有践,兄弟无远。民之失德,乾餱以愆。有酒湑我,无酒酤我。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迨我暇矣,饮此湑矣。

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咚咚作响伐木声,嘤嘤群鸟相和鸣。鸟儿出自深谷里,飞往高高大树顶。

出处:《小雅·伐木》选自中国古代现实主义诗集《诗经》中的一篇。

原文节选:

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相彼鸟矣,犹求友声。矧伊人矣,不求友生?神之听之,终和且平。

伐木许许,酾酒有藇!既有肥羜,以速诸父。宁适不来,微我弗顾。

译文:

咚咚作响伐木声,嘤嘤群鸟相和鸣。鸟儿出自深谷里,飞往高高大树顶。小鸟为何要鸣叫?只是为了求知音。

仔细端详那小鸟,尚且求友欲相亲。何况我们这些人,岂能不知重友情。天上神灵请聆听,赐我和乐与宁静。

伐木呼呼斧声急,滤酒清纯无杂质。既有肥美羊羔在,请来叔伯叙情谊。即使他们没能来,不能说我缺诚意。

扩展资料

全诗六章,每章六句,为古体四言诗,作者很可能是召伯虎。此诗第一章以鸟与鸟的相求比人和人的相友,以神对人的降福说明人与人友爱相处的必要。第二章叙述了主人备办筵席的热闹场面。第三章写主人、来宾、和受邀而未至者醉饱歌舞之乐,末尾两句写他们再约后会。

全诗理想——现实——理想,三重境界的转换,既生动地表达了作者顺人心、笃友情的愿望,又造成了诗歌虚实相生的意境美。

在抒情方式之选择上,《伐木》的作者采用了一种先迂回后正面的表达方式。诗一开头,就以“丁丁”的伐木声和“嘤嘤”的鸟鸣声,令读者仿佛置身于一个远离尘世的仙境。在这里,时间仿佛停止,一切自在自为。只有这伐木之声和悦耳的鸟鸣在空旷的幽谷里回荡。

一个孤独的伐木者,一个出谷迁乔去寻找知音的鸟儿,这两个意象在这仙境一般的氛围中被不断地进行视觉和听觉上的重叠和加强:声音使人联想到形象,形象又赋于声音特殊的内涵。从而最终幻化出一个远离现实政治的、借以寄托内心苦闷的超然之境。

这一境界是诗人内心的人生理想在潜意识中迂回曲折的表露。同时也是厉王暴政下朝臣们心有余悸、不敢谈论政治而另寻寄托的普遍心态。

号召人们起来改变现实,叙亲情,笃友谊,一切从头开始。然后又申之以“神之听之,终和且平”。从人情天理处说起,避开政治而为政治,这就是诗人既体察人心,又深谙做诗劝戒之道的地方。

诗经,小雅,伐木,的翻译,或者是解释?

伐木出自【诗经·小雅·鹿鸣之什】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相彼鸟矣,犹求友声,矧伊人矣,不求友生?神之听之,终和且平。伐木许许,酾酒有藇。既有肥羜,以速诸父。宁适不来,微我弗顾。於粲洒扫,陈馈八簋。既有肥牡,以速诸舅。宁适不来,微我有咎。伐木于阪,酾酒有衍。笾豆有践,兄弟无远。民之失德,干糇以愆。有酒湑我,无酒酤我。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迨我暇矣,饮此湑矣。注释:宴朋友亲戚故旧。丁丁:伐木声。嘤嘤:鸟和鸣声。一说惊惧貌。矧(音审):况且,何况。神之听之:一说指应警戒和听从。许许:众人共力之声。即劳动号子。酾(音师或筛):滤酒。藇(音许):美貌。一说茱萸,用以制酒,酒有其香。羜(音住):五个月的小羊。衍:美貌。一说满溢。愆:过失。湑(音许):滤过的酒,引申为清。酤:买酒。一说一种速成的酒。坎坎:鼓声。蹲蹲(音存):舞貌。这首是民间宴请亲友的乐歌。旧说以为是周文王所作,或泛指天子之诗,都与诗意不大吻合。诗首章以鸟呼伴为喻,说明人不能没有亲友;次章说要以丰盛的酒肴,热诚地款待亲友;第三章说亲友间要真诚相待,往来之礼不可失。这首诗说的是亲友间正常的交往,表现了古代人民对待亲友的真挚感情,反映了社会生活的一个侧面。

题张氏隐居二首其一赏析?

《题张氏隐居二首(其一)》

杜甫

春山无伴独相求,伐木丁丁山更幽

涧道余寒历冰雪,石门斜日到林丘

不贪夜识金银气,远害朝看麋鹿游

乘兴杳然迷出处,对君疑是泛虚舟

这首诗当是开元二十四年(736)后作者与李白、高适同游齐赵时所赋。“张氏”,其人无考。或谓:曾与李白同隐于徂徕山、号为“竹溪六逸”的张叔明即其人。但此张氏究竟是谁,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作者通过对这位难以确指的隐士的居所及志趣的描写,向我们展示了一种清幽、虚静、远离尘世喧嚣的境界,坦露了一种向往山林、企慕隐逸的情怀。

起句即将张氏独自穿行于春山中的身影摄入画面。“无伴”与“独”,语意相重,却并非疏于调遣所致,而显系故意为之,以强调张氏独往独来、自得自适的隐逸意趣。试想:若非栖心于林泉、神合于自然的隐逸者流,又怎能耐得这份独居春山、独探胜境的寂寞?一个“求”字,既使人想见张氏在春山中不停地跋涉和探求的步伐,也使人想见张氏对自己所选择的生活目标的孜孜以求。次句取《诗经》成句及梁王籍名句稍加融合而成,虽非创意之语,却是造境之辞,因而与王籍原句“鸟鸣山更幽”有异曲同工之妙:山深林密,既无车马喧,也无禽鸟鸣,因此伐木声丁丁作响,非但不觉嘈杂,反倒更衬托出其幽静。而这种幽静的境界,正与张氏这类隐士的志趣相契合。如果再深究一层,“伐木丁丁”似乎还寓有召唤同道偕隐之意——《诗经·小雅·伐木》有云: “伐木丁丁,鸟鸣嘤嘤。”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可知“伐木”与“求友”有着比兴意义上的联系。一句之中,竟有如此惊人的容量,真正说得上是“言约意微”了。

三、四句再现作者寻访张氏隐居的艰难行程,从侧面点出张氏隐居之僻远。“冰雪”,犹言冻雪。刘义庆《世说新语》有“范逵投陶侃宿,于时冰雪积日”句,“冰雪”亦作冻雪解。“石门”,仇兆鳌《杜诗详注》认为“不必确指地名”,杜甫另诗“石门霜露白”(《桥陵》)亦只泛言。涧道本自崎岖不平,此际又值春寒料峭、积雪未融,作者必须冲风冒寒,踏雪而前,这就益增行进之艰难,而作者不畏艰难地寻访“张氏隐居”的一片赤诚之情正从这艰难行进的步履中流溢而出。同时,由作者这次异乎寻常的艰难寻访,也隐隐见出张氏对于作者的吸引力和感召力:如果他没有高出于芸芸众生的瑰奇节行,作者又岂会甘愿付出体力上的巨大牺牲? “斜日”,亦堪玩味。如果说“历冰雪”是暗示道路之艰难的话,那么,“斜日”则点明道路之遥远:作者跋涉终日,直到夕阳西下时才抵达张氏隐居。

五、六句转入对张氏的高洁志趣的正面描写和颂扬。“不贪”,沿用《左传》“我以不贪为宝”句意; “远害”,语出《晏子春秋》“可谓能远害矣”,意谓全身远祸。“金银气”,似是藏宝处的自然标志。《杜诗详注》引《地镜图》云: “凡观金玉宝剑之气,皆以辛日雨霁之旦及黄昏夜半伺之,黄金之气赤黄,千万斤以上,光大如镜盘。”又引《史记·天官书》云: “败军场,破国之墟,下有积钱,金宝之上,皆有气,不可不察。” “金银气”,或本于此。“麋鹿游”,文献亦有可征者: 《史记·李斯传》既云“麋鹿游于朝”,《关中记》亦云“辛孟年七十,与麋鹿同群。”前人标榜杜诗“字字有来历”,虽然过甚其辞,却也不为无因。在作者看来,张氏独自隐居深山,所求甚近亦甚远:他不求识得宝藏之气,获取横财,而成为天下巨富;但求远离人世间的种种祸害,每日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与麋鹿同游于林泉之间。这正是张氏的高洁志趣之所在,当然也是他对于作者的吸引力和感召力之所在。

最后两句“兼宾主而言之”,托出作者与张氏恍然相对、“宾主两忘”的一片化境。“杳”形容深远幽暗之状; “君”,指张氏; “虚舟”,谓轻舟空无所系,语本《庄子》: “方舟而济于河,有虚船来触舟,虽褊心之人不怒。”作者与张氏一道怀着知己相携同游的淋漓兴念,穿行于山中,至于深远幽暗处,竟然迷失了来径与去路,于是两人相视一笑,但觉身如空无所系的轻舟,可以顺性而动,随大化以流转。这里孰为主、孰为宾固然已模糊难辨,甚至孰为情、孰为境也已惝恍难分。因而,仇注谓其“情与境俱化”,堪称一语破的。纵观全诗,前四句侧重于写景,而景中含情;后四句侧重于抒情,而情中见景。“五十六字之中,意若贯珠,言若合璧。”(胡应麟《诗薮》)藉此我们可略窥杜诗“海涵地负”的艺术功力。

文章版权声明,转载注意文章来源: http://www.szhangao.com/jisuanji/14966.html

最近发表

热门文章

标签列表